桃包

超級制霸🔒橘農🍓

【红海行动】粮食向同人前传:来时的路13

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正文:
蛟龙突击队选拔开始的这天,老天爷很给面子,下起了倾盆大雨。南方进入了三四月就是梅雨季,支铖不会不知道这事,代威他们私底下已经认定队长就是故意看了天气预报选了这么个‘好日子’。
虽然在选拔开始前已经被告知这次演习是允许使用实弹操作,但是年纪最小入队时间最短的游彪还是抱着点侥幸心理。结果在整理装备打开弹药甲时,满满的实弹装备还是把他吓的咽了咽口水。
“队长这是想干什么啊?威哥,这是选拔呢?还是扫荡啊?”
代威也是一阵头皮发麻,倒吸着冷气,更不用说杨有天、李来容的反应了。后者抓起了一把子弹掂了掂,份量绝对足秤,没有缺斤少两。
“咱们进来时,没这初吧,威哥?”杨有天也失去了平时的轻松,十分不解。
“这杨锐不是队长的野花真爱吗?怎么这么对真爱的啊?”李有容突然十分庆幸,他们几个都不是队长真爱,真爱就这待遇,那还真是不当的好。
代威虽然是几个人里跟支铖时间最长的人,但也是在蛟龙突击队组建后。很多时候,他也觉得虽然已经相处了两年,支铖这个队长的心思他有时候还是很看不透。

“都愣在这儿干什么呢?”
说曹操曹操就到,支铖穿着一件军用雨衣走进了营房。代威四人还有其他蛟龙突击队成员十几双眼睛唰的一下都看向了他。
“都看着我干吗?还不做准备!!”支铖的声音透着队长的严厉。
所有人都有没有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目光都集中在唯一能指望的老队员代威身上。支铖也看着他,等待着他的解释。
“报告队长,大家有一个疑问。”
支铖皱眉:“什么问题开拔前不说?都这会了瞎问个什么劲?”
代威被怼了回去,看着支铖,又看了看弹药箱里的实弹。支铖啧了一声,真想给这几个货一人一拳。
“搬出去,一会演戏用。”
“我就说嘛,队长怎么可能怎么狠,就算用是实弹,这量也太大了点。”游彪心直口快的把内心话嚷嚷了出来,收到自家队长一记刀眼,非常识趣的闭嘴了。
“所以实弹操作只是演戏?队长。”杨有天不太相信队长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些来选拔的尖兵。
“你们在实弹装备在后面。来容,二彪,搬过来。”
两人看大角落里另外两个武器装备箱,吭哧吭哧的搬到了支铖面前打开。
“麻醉枪?”代威还是没弄明白这次选拔他们的具体任务,从头到尾支铖只告诉了他们大致的事情,但具体的安排一直没有说。
“BBQ-901式麻醉枪,给你们改了下,子弹的剂量也是针对这次选拔重新调整。”支铖拿起一把在手里把玩,又从弹药箱里拿起一颗已经经过改量的子弹展示给众人看。[注1]
“全队都有!!”他突然下令,营房里的众人迅速反应过来,集结站好。
“听好你们这次的任务,两人为一小组,对参加选拔中团队作战的受选人进行阻碍干预。这里的弹药已经经过医疗队确认剂量,受选人的身体指标以及对麻醉药剂的过敏记录等也已经在体检时做好确认工作。大家可以不必担心。”
“是。”全员整齐划一的回复着。
“代威,你分组,一会告诉我分组情况,我还有其他事安排给你。”
“是,队长。”
支铖下完命令,很快就走了。游彪他们围了上来,看着代威:“威哥,你知道队长要干啥了吗?”
李来容恨铁不成钢的一巴掌拍在游彪脑袋上:“二彪啊,二彪,你说你除了有把子力气,还能再想明白点啥。”
杨有天没理会身旁的两人,表情之严肃并没有因为得到支铖的说明而有所放松。
“威哥,虽然队长这么说,可这麻醉弹的剂量每个人的反应程度不一样。一个不小心也还是会出事的……我突然开始同情那个杨锐了。”
代威的眉毛还是拧着,心里五味杂成回答道:“我也是。”

当所有受训人员在作战营地全员集合时,雨势虽已经见小但却还是烦人的淅沥沥的下着。每一个人脸色都不太好,内心都在诅咒着这贼老天不开眼。在场唯一还能笑出来的人只有支铖,他站在黑压压的一众尖兵面前,露出了八颗牙齿的完美微笑,开始了他的战前动员。
“各位同志们,各位战友们,欢迎大家来到2006年度蛟龙突击队的春季选拔现场……”
欧阳艳在人群里翻了个白眼,他碰了碰与他肩并肩站着的卢放,小声道:“这支队长许久不见,欠抽的功力真是渐长啊。”
“闭嘴,专心听。”卢放低声呵斥,阻止了欧阳继续说话的意图,以免二人漏掉任何支铖话语里的任何有用信息。欧阳艳撇撇嘴,心想不聊拉倒,一会老子跟徐宏汇合了说个够。
“同志们啊,想必你们来之前都看过征兵通知上面的内容了吧。”支铖笑眯眯的走到让代威他们搬出来的实弹箱子面前打开,拿出了一颗小小的子弹,吹了一下放在耳边听。
“绝对的货真价实,童受无欺。二级战备待遇的实弹储备量,有伤亡甚至死亡指标。我再温馨提醒下,这虽然是选拔,但是也绝对不会是在演戏。现在有想退出的还可以退出。”
黑压压的人群里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动。支铖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那么我现在来给大家说一下任务吧。这周围的环境大家都看到了哈,依山靠海有风有雨,真是居家旅游……哦不对,征兵选拔的好地方。你们的任务是在这里完成三天两夜的野外生存以及追击任务,从一批潜入我军军舰的犯罪分子身上拿回重要的军事信息。这些犯罪分子数量不明,并且你们所在的选拔区域也设定为他们大本营。在这三天两夜里,除去自己解决好吃喝拉撒以及完成追击任务以外,还会有我们来自陆军两栖部队的战友们组成的敌军对你们进行扫荡式围追堵截。同志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支铖的声音在雨水中也气势不减,代威、游彪、杨有天、李来容站在他身旁犹如四大金刚一样肃穆威严。他们四人面上已经涂上了油彩看不出五官与神情,然而真相是四人在听完自家队长的安排后,心里都不约而同的骂了一句:我靠!

“三天后,敌军大本营西北方向的小港口有一条仅限4人乘坐的军用皮艇。不过你们别想多,我是负责开船的人,所以只有3个人能坐上船,带着你们抢回来的军事情报,我们一起去蛟龙大队。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雨中全员的回声震天响,不知是因为气愤、气愤还是气愤。支铖抬起了手腕,看了看手表的时间。
“废话就不多说了,快去领取你们的装备吧,时间紧迫。从你们踏进这个营地站在这里开始,每个人身上的自动计时器已经启动,顺便说一句,时间用完了,也是算不合格的哦。”
“是!!”全员的愤怒值明显又提升几档,有人已经等不及要赶紧去领取装备,可是支铖作为最高指挥官还没解散队伍,谁也不能走。
“最后,最后再送上一句温馨提示。”支铖歉意的笑着竖起一根手指:“我建议各位一定组团一起干,千万别落单,落单的家伙啊,我们有意外惊喜。”
众人现在连愤怒都没有了,留着把子力气干正事吧。
“现在……”支铖一脸满意,开口缓慢的说道:“队列,解散。”

“妈的!娘西皮!你大爷!卧槽!”欧阳艳简直想把他在军校军营这几年学会的各地方言骂人的话都全部招呼到支铖头上去。
“来之前就知道特种部队训人特别狠,我以为自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见过狠的真是没见过这么狠的。”
“行了,你就是少说两句吧赶紧拿好装备,咱们一会跟杨教官汇合,看看商量下怎么行动。”
徐宏在队列解散的那会,已经快速的找到了欧阳艳跟卢放,三人正在排队领着装备。杨锐排在另一个队伍里,看见了他们三个,刚准备打招呼。忽然一阵机枪扫射制止了他的声音。
“什么情况?不是还在领取装备吗?”
人群里有人大喊起来,部分人还一圈蒙蔽,然而有的人已经快速反应过来:选拔正式开始了。
“徐宏——-!”杨锐扯着嗓子喊着朝三人冲了过去:“拿上能拿的武器装备,赶快!”
“卢放,重火力掩护!!”
“欧阳,医药包、弹药,快!!”
瞬息之间,小组组建以及分工已经完成。三人以前虽然从来没有跟杨锐配合过团体作战,但是在听到杨锐声音的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大学军训的那年,下意识的信任着他的派遣。
营地里的扫射火力在不断增强。徐宏抓起一个通讯背包,把能塞能挂的东西一股脑全了进去;欧阳艳猫着身子抓了两个医疗腰包,又在一旁的弹药箱里捞了几盒没看清楚型号的弹药揣在怀里;卢放扛起一台重机枪掩护着队友的行动,杨锐也捞起一架内格夫轻机枪加入他的掩护中。
“走走走,快退到树林里,隐蔽,隐蔽……”
徐宏一把抓起还在拿弹药的欧阳,在杨锐与卢放的掩护下四人且战且退的往营地不远处的小树林快速跑去。

不到五分钟,本次参与选拔的人员已经淘汰了三分之一。那些没反应过来被打中冒了白烟的士兵,或沮丧或骂骂咧咧的还站在原地。这场临时扫荡的始作俑者陆征臭着一张脸走了出来。
“去,统计下战败人员的人数。”他面无表情的跟身边的尉官说道。
“是。”后者得到命令,转身小跑离去。支铖鼓着掌也走了出来,一脸欠揍的模样,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多招人嫌弃。
“不愧是年年拿第一的尖兵连队,这速度、这组织效率,漂亮!!”
陆征撇了他一眼,额角都已经开始冒青筋。他选择不搭理对方,以防自己的暴走。
“哎哎,老陆,不至于吧。不就是三天两晚的野外生存嘛,能有什么事。”
支铖继续跟他调笑着,似乎完全不在意方才发生的事情。陆征看着他这副模样,本就没平息的怒气又翻腾了起来,他微微闭上眼,好一会才睁开看着对方努力的保持正常的口气开口道。
“支铖,我问你个事?”
“嗯,你说。”支铖一脸请赐教的诚恳。
“你丫是不是有什么心理疾病?”
“你才有病呢,咒我干什么。”支铖呸呸呸了几口。
“你要是没病?不是变态?你怎么能想出这么些个损招来招兵?”
陆征控制了又控制,压抑了再压抑,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带了火气。
“你觉得变态?”支铖歪着头问。
“你觉得不变态吗?你这些安排?”陆征反问。
“那他们可以不来的嘛。”支铖俏皮的眨眨眼睛:“招兵前又不是没有通知,基本的东西都写了。他们有选择权。”
“薄薄一页纸,全一堆官话套话,你写哪儿了写哪儿了?”
“哎呀,肯定也不能全写啊,全写的话,军事机密不就泄露了。”
“泄漏你大爷!”陆征真的想揍人了,然而他也确实这么干了。
支铖被他一把抓住了衣领,代威、游彪看到自家队长受到威胁快速靠上前去。陆征的兵看到这架势也摆出了防御架势,两方人员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淡定,淡定。”支铖伸出手抚平着陆征肩膀上的肩章,好似在抚平被他撩起的陆征的炸毛一样。
“其实啊,你要真看不惯我的作风,你可以不来的,老陆。我这一开始申请的配合部队也不是你们连,你看你这非要上赶着来,来了又不能控制自己,咱们先起了内讧,多不好是吧?影响海陆两军兄弟部队的感情,是不是?”
陆征心里已经将眼前这厮煎炸炒煮外加大卸八块弄死了十七八遍了,但是他知道除此之外,他还真的不能对支铖做什么。两个部队指挥军官当众打起来影响不好不说,回头对杨锐的未来发展也会有影响。
“要不是老子的兵在你这里,你以为老子稀罕来。我告诉你,支铖。杨锐要是这次选拔出点什么事,我唯你是问!!”陆征愤愤的放开支铖。
“你认为他不行?过不了这次选拔?”支铖漫不经心的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你才不行!你们全家不行!老子带的兵就没有不行这一说!”陆征梗着脖子怼了回去。
“那你怕什么?不给自己的兵加油也就算了?还给他泄气?”
“我……”陆征被气的发抖说不出一句话来。
“行啦,老陆。”支铖赶紧上前安抚又要再次爆发的陆征,想起方才杨锐的表现,一本正经道:“我相信他能行,真的。你带的兵从来不会给你丢脸,我信他,更信你。”
长长一口叹息,陆征为了能再多活几年,决定远离变态远离蛇精病才是正道。
几声引擎发动的声音,陆征带来的人跟着他开车去执行下一个任务了。支铖看着远去的车辆,深情的挥着手直到车子越开越远再也看不见。

“队长,那我们也去战区了。”
他身后,代威领着已经分好组的蛟龙突击队全员整装待命。
“去吧。”支铖回过头来,浑身上下在摸着什么。
“在您左边口袋里。”杨有天小声提示着,果然支铖摸了一把作训服的左边口袋掏出了烟跟打火机。
“有天加一分,晚上回来我亲自去炊事班给你烤肉吃。”支铖喜欢这个机灵的小子。
“队长,我也要。多给我放点辣椒。”杨有天还没回答呢,游彪先掉哈喇子了。
“行啊,任务完成的好,你那份加量。”
“嘻嘻嘻,谢谢队长。”游彪被自家队长的烤肉忽悠的,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对这拨选拔人员的同情心。李来容暗自骂了句白痴,额头全是黑线。
“全体都有,按战区分组,各自散开行动。”
代威一声令下,所有蛟龙突击队成员迅速以两人为一组四散开去。
“代威。”支铖叫住了最后一组出发的代威跟李来容。
“还有什么事?队长。”代威问道。
“别忘记你们这组的特殊任务。”
“……。”
代威有些犹豫。
支铖笑了。
“哟,怎么?这会心软了?你们几个不早等着收拾这朵野花吗?这怎么机会给你了,反而缩手缩脚起来了?还是,你怕了?”
“报告队长,一定完成任务!”
代威被激了一把,好胜之心如泉水喷涌而出。李来容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对自己队长的恶性指数已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未完待续)

资料说明:
[注1]BBQ-901式麻醉枪是我国自行设计研制的一种非杀伤性特种武器,主要装备侦察部队,为侦察兵捕捉俘虏设计,带有试验品性质。使用国产A型麻醉剂1分钟内制动,必须在3分钟内注射急救针使目标迅速苏醒,否则目标会死亡;如果使用国产B型麻醉剂,目标会在2至3分钟内制动,沉睡90分钟至120分钟后自然苏醒。(备注:为写文需求,设定选拔使用的是调整过剂量的B型麻醉弹药,并且医疗组在选拔体检时给每个人悄悄做过先天麻醉剂敏感测试。不然,这玩意真的也会搞出人命。)

评论

热度(86)

  1. 桃包laoshenzaizai老神在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