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包

超級制霸🔒橘農🍓

【超级制霸】杜蕾斯土味情话

陈同学的🍓:

林彦俊*陈立农
圈地自萌,我流OOC
拖了很久的职场文,欢乐向不要太抠剧情
肉渣,未成年自觉下车

(一)
陈立农一直是个很有礼貌的人。
可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一直盯着站在隔壁货架面前的男人。
第一是因为那个银发男人真的很帅,就有种张扬霸气的感觉。
第二是因为…那个男人,提了一筐的避孕套啊!一筐啊!少说也有十盒了!
这到底是干什么的需要这么多啊,不对不管是干什么的都让人很难不对同为男人的前辈肃然起敬啊…陈立农一边想着一边忘了自己那么高的个子其实根本隐蔽不了。
“你要看多久?”林彦俊侧过头来,语气有点不善。
这人是傻子吗自以为偷看没被发现,盯着看那么久还有转过头去时飞扬的呆毛早就出卖你了啊。
“对不起,我…”突然被Cue的陈立农被吓了一跳,“我我我无意冒犯…就好奇了一小下下。”
“工作需要。”林彦俊不知道为啥居然好心情地解释了一句,可能这个看上去就是刚毕业大学生的青年目光躲闪又脸红结巴的样子实在有点可爱。“我朋友是市场部的今天生病了我来帮他采样。”
“诶———?”陈立农惊讶地睁大眼睛,“我也是诶!哪个公司呀?我今天刚收到Durex的实习Offer…难道你朋友是我上司?”
林彦俊也惊讶了一下,“你在Durex实习?”
“是,市场部职员…虽然跟我想进的大公司有点出入,但…但我也会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陈立农脸皮还是太薄光是说出自己要在Durex实习都有点脸红,但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给自己打气。
老天野啊林超泽当上HR之后脑子是进香蕉了吗从哪里找来的纯情小男生啊…林彦俊没忍住笑了,两个酒窝征服了颜控的天秤座,让陈立农不再紧张,也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就很想摸摸他的头。
林彦俊脑海里的第一反应。
“那你以后也会负责市场调查啊采样啊之类的事情哦,你现在连看到都这么害羞怎么办。”林彦俊忍不住打趣他,陈立农的购物框里居然全是零食,最多的是很可爱的小瓶装草莓牛奶。
“工作归工作啦,我只是没用过又不是会害怕。”感觉被瞧扁了的陈立农不服气地说道,拜托他很Man的好不好。
林彦俊“哦——”了一声打量着他,“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胆大,真空上阵不在怕的哦?”
“…没用过不是因为不用啦你这个烂人!”陈立农感觉自己脸红地要炸了,什么啦这个人都在想什么,他一个连看片都很少的三好青年居然公开被这样调戏,要…要不是自己手里拿着心爱的草莓牛奶和巧克力他就要冲过去打爆那个烂人的头…开玩笑的,他不敢。
“好啦,开玩笑的。”林彦俊笑了笑,提着购物篮先去结账了,“那明天公司见咯。”
哼,走开啦。
陈立农在结账时才反应慢三拍地想起来…明天公司见?刚刚那个人,难道是自己同事?!

(二)
第二天进市场部认识了一圈前辈后发现没有昨天偶遇到的那个男人,陈立农心里小小松了口气,可是居然有一点小失望。
一定是因为那个男生真的太好看了而已,对一定是。
陈立农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等会儿的实习培训,突然隔壁桌的尤长靖激动地跑到门口,“林彦俊你今天在我心里是No1!”
然后陈立农循声抬头,在门口看见了昨天那个银发的小哥哥。
居然真的是同事!而且帮市场部的朋友居然是帮尤老师…不过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门的诶…
尤长靖回来的时候放了一个纸袋在陈立农桌上,“诶农农你居然认识制霸诶?好神奇,他居然还给你买东西吃!我昨天为了让他帮忙还欠了他一顿饭!”
陈立农眨眨眼,“我…他…他叫制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陈立农只能胡乱抓了个重点。
“搞什么,我以为你们认识。”尤长靖一边拆开一袋薯片吃一边跟他科普,“他叫林彦俊啦,脾气不是很好但人其实挺Nice,是文企部部长。”
“文企部?部长?”陈立农没想到林彦俊看着那么年轻居然是部长,好厉害。
“对啊,Durex在网上热度最高的文案全是出自他手,不得不让人服气是真的很厉害…啊我先走一步。”尤长靖看着总主管来了马上蹬着椅子滑回自己办公桌旁,把手上的薯片小心翼翼藏好在衣服里。
难怪说话那么流氓,居然是全网最知名黄段子写手啊,陈立农心里默默吐槽。
他打开纸袋,发现里面是自己惯喝品牌的草莓牛奶,诶这个人扫了一眼居然记住了这样的细节?但是为什么要买草莓牛奶给他啊?
陈立农有点感动但更多的是疑惑,转过瓶声发现上面贴了一张小便利贴,上面是男人铁画银钩的字迹“ 列车标语,坐稳扶好,今晚我也想对你说这句”
…这…这?
…什么情况下需要自己…坐稳扶好?
陈立农感觉自己耳朵一下子烫得自己都不敢摸…不是的不是的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这个人总是说些模棱两可让人误会的话一定是工作使然对一定是这样!靠啊!
然后他脸红心跳地看见背面有一行字,“知道你没看懂,想约你看电影。”

什么啦为什么自己要和这种变态去看电影!还是男的!
感觉自己被耍了的陈立农愤愤地把便利贴揉成一团,努力忽略自己脸红耳烫的事实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准备去参加培训。
然而给公关部的新人培训上居然林彦俊也坐在下面旁听,偶尔给点意见给主管,冷着一张脸看上去很难接近的样子,可是聊到开心的时候又会放肆地大笑露出深深的酒窝。
“陈立农!”副主管尤长靖飙了一记高音才把走神的新人Cue回来,“我刚刚说的企业文化的部分你有认真听吗?说说看屏幕上的新海报设计思路?”
“我…”陈立农慌慌忙忙站起来手里的本子都被吓得掉在了地上,无奈他看了半天也没看懂杜蕾斯向来抽象的海报要表达什么内容,红着脸憋了半天,“这…这也是一种品味的抒发。”
总不能让他说这TM就画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巨大的套吧!他要是能参透这海报那他早去设计部报道了好吗!
会议室里发出一阵憋笑的声音,林彦俊甚至还鼓了个掌,陈立农被尤长靖喊坐下时恨恨地在心里给那个让他走神还嘲笑他的烂人记了一笔。

好不容易结束了上午的培训,陈立农在员工食堂犯了选择困难症,“咖喱鸡看上去好好吃可以也不想放弃菠萝饭…”
正在天秤座自言自语摇摆不定时,有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咖喱鸡是招牌只有礼拜一和礼拜五有,不用犹豫。”
陈立农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很想硬气地说你推荐咖喱鸡我偏要选红烧肉,结果林彦俊笑了笑,“我请你啦,不好吃算我的。”
然后没等陈立农反应过来直接刷卡把咖喱鸡、菠萝饭都刷了,还加了一份豆豉鲮鱼油麦菜和两瓶豆奶。
原谅你了,喜欢美食的一定都不是坏人。
才不是吃别人嘴软呢。
“你干嘛请我。”陈立农一边埋头猛吃一边忍不住问,嘴巴鼓鼓的像只仓鼠。
“弥补你培训被点名的心灵创伤。”林彦俊吃相倒是挺优雅的。
“走开啦又不是因为看你,别自作多情。”以为被发现了的陈立农想也没想就否定道。
“哦,原来是因为看我啊?”林彦俊挑挑眉。
陈立农埋下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和这种专业选手玩文字游戏,多吃少说多吃少说,说不过他我能吃垮他。

喂,这个人,可爱过分了吧。
林彦俊笑了笑,在陈立农出电梯时摸了摸他的头,实现了昨天的心愿,虽然被小兔子瞪了一眼。
陈立农坐回座位上,挣扎了半天还是默默把揉成一团的便利贴又铺开,那个人那么坏,只吃他一顿食堂太可惜了,哼。
然后在公司群里添加了林彦俊的好友。

(三)
两个人一起看的第一场电影值得纪念。
周末看电影时林彦俊让陈立农选他想看的,陈立农纠结了一下觉得要显示一下自己的逼格于是挑了一部偏文艺的悲剧片。
连名字都看不懂的那种。
虽然好想看变形金刚,可是会被当成小孩子吧。
林彦俊看了他一眼,“你确定?”
“确定。”
陈立农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变形金刚的排片,大黄蜂擎天柱我对不起你们我下次再来看你们。
“你平常都看这样的吗?你最喜欢的爱情片是什么?”
爱情片?陈立农排除了《哆啦A梦》里大雄和静香这对CP后发现自己没看过什么爱情片,动画片和超级英雄电影才是他的菜啊,搜肠刮肚一阵后报出了一个自认为满分的答案,“《泰坦尼克号》。超感人的。”
林彦俊一边戳这购票机屏幕一边面无表情地说,“我当时也要看哭了。”
陈立农震惊地睁大眼睛正想说林彦俊冷酷的外表下居然有一颗纤细的少女心云云,林彦俊继续说,“一部男小三和女主私奔未遂遭遇海难还被世人歌颂成真爱的电影,看得我真的要哭了。”
陈立农突然也很想哭。

“所以你真的今天要看这部吗我最后问一次?”
“…我突然想看《变形金刚》。”
林彦俊扬了扬手中的票,他本来买的就是变形金刚。
装逼失败陷入深深的羞愤的陈立农从电影一开始就猛吃爆米花不理林彦俊。
再和这个人出来看电影自己就是猪。

然而事实是林彦俊和陈立农两个人在交往前和交往后看了无数部电影,林彦俊陪陈立农看动画片时也笑得乐在其中,陈立农陪他看文艺片时直接睡倒在林彦俊肩膀上然后发旋会被轻轻亲吻。
实际上就算是第一次看电影当天陈立农也没有生气太久,他本来就不是能安静生气的人。
甚至完全忘记自己立的各种Flag缠着林彦俊说话,一开始他说五句林彦俊回一句,慢慢地两个人发现共同话题还挺多就经常凑在一起聊天,凑在一起看电影,凑在一起吃饭。
小年糕在公司众人都惊讶地感慨林彦俊居然会和一个人走那么近而且最近心情都很好的样子时笑着挠挠头,“我也觉得彦俊话慢慢莫名就变多了诶。”

(四)
其实陈立农当时可苦恼了,自己和林彦俊每次出去玩都像走约会流程一样,看电影吃饭逛街打球,那他们到底是不是在约会啊?
陈立农对着镜子拨弄自己的刘海,确保每一根头发都在自己想要的位置,然后又默默放下手唾弃自己在折腾个什么劲啊,好不容易有勇气承认自己大概可能也许八成似乎是弯了,林彦俊那边喜不喜欢自己还不知道呢。
鬼知道自己是不是只是被当作写作灵感素材。
“林彦俊,你有理想型吗?”陈立农有一次在排队等奶茶时问他。
林彦俊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有。”
“真的假的?”陈立农睁大眼睛,感觉自己心跳莫名加速,“…什,什么样的?”
“就…我喜欢的样子他都有。”突然终于轮到他们,林彦俊点点餐牌,“你想喝什么?”
陈立农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奶茶吸引,“黑糖鲜奶和巧克力奶茶看上去都很棒诶…你喝什么啦?”
“黑糖鲜奶。”
“那我要巧克力奶茶。你怎么每次都和我抢我先点的?”
“什么叫你想点的,我自己本来就想喝这个不行哦。”
到手后陈立农两杯都喝了一口,“怎么我就是觉得你那杯更好喝呢,过分诶每次都抢好喝的那一杯。”
看似林彦俊做出选择,实际上是为了满足陈立农两杯都想尝尝的愿望。
林彦俊看着陈立农像小孩子一样砸吧砸吧嘴,第一次觉得被称为百万文案师的自己文字的表达能力还是太有限了。
同一根吸管。
同一根吸管。
同一根吸管。
平时龟毛到别人碰他的椅背都要在心里嘟囔两句想消毒的处女座表示为什么陈立农还不懂他的心呢。
下一季Durex超薄系列的文案他想好了,“理想型是你,理想形状也是你”。

两个人捅破窗户纸的场景一点也说不上浪漫。
因为陈立农真的憋不住了,他觉得只有自己有被男人泡的感觉真的太亏了。
没有任何前兆,陈立农在吞下一口意面后突然就问了,“林彦俊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咯吱”一声林彦俊手中切牛排的刀就冲出掌控划在了瓷白的盘子上。
林彦俊抬起头,陈立农被他严肃的眼神吓得嚼都不敢嚼就差开口说“别瞪我了我乱说的”,突然一张餐巾纸按到脸上。
然后他听到林彦俊说“是”。
“你害羞了!你害羞了4不4!”陈立农把纸抢过来,看着林彦俊不经意红了的脸,笑得无比开心。
“擦嘴,笨蛋。”
“你就是害羞了!还挡着不敢让我看哈哈哈!”
“那是因为你嘴角有酱汁。”
“诶?唔…!”
林彦俊凑过去亲吻了他,还好窗边角落加上西餐厅的昏暗灯光里没人注意,两个大男生一边害羞一边笨拙地说喜欢。

然而令陈立农意外的是,林彦俊的做【爱技巧比告白技巧熟练多了。
陈立农简直没脸看林彦俊床头柜里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套,“你这是什么收藏吗!”
简直多得匪夷所思像是积蓄,或者说老婆本…等等自己在想什么,陈立农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每次公司出新品都会给各部门主管啊。”林彦俊这下倒是一点不害羞。
“你们…这是…腐败!部长待遇和我们差太多了啦!”
陈立农没话找话地试图掩盖自己的紧张,眼睛控制不住地往林彦俊身上瞟,从浴袍的领口似乎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胸肌,然后又马上触电一样地别过头去。
“没关系,反正都用在你身上,你的待遇才是最高规格的。”
“…哼,不知道对多少人说过这句话了你。”
“农农,你不能因为紧张就乱说话哦。”
“谁…谁紧张啦!你白比我多活五年哦谁在紧张心里不清楚吗!”
被挑衅了的林彦俊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反正他有的是方法让陈立农害羞。
“你要制热还是冰感的润滑剂?还是草莓控需要闻到草莓味的套更能硬?螺纹还是凸点?”
林彦俊抓了一把问他,毫不意外地看着陈立农羞得整张脸通红整个人想往被子里钻,“你不是说我紧张吗,那你帮我选啊。”
“随…随便你!”陈立农被林彦俊一把从被子里捞起来,什么啦这些螺纹凸点什么鬼啦,最正常一款的行不行啦!
陈立农一句“靠你是变态吗”还没来得及说,被压在身上的林彦俊像盯猎物一样盯着居然没有了发出声音的勇气,变成下意识地呜咽了一下。
内心的脏话没骨气地变成在心里的呐喊———“靠林彦俊这个流氓也太他妈帅了吧”。
林彦俊很懂调情,更懂怎么抓住颜控的心,挑着眉嘴里叼着套的样子简直把小处【男勾得死死的,让陈立农都忘记了要争一下攻受。
虽然争也不会有用的。
之前一直嘲笑林彦俊只会写黄段子却嘴笨又害羞所以说不出口的陈立农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
本来陈立农被翻来覆去折腾的身体已经被浪潮一般的快【感冲刷地快要散架,偏偏他还听到林彦俊在他耳边轻轻吹气挑战他的心理底线。
如果不是自己除了呻【吟以外发不出别的声音,一定一巴掌打过去让那个流氓闭嘴不要再说了,整个人羞愤到要爆炸,偏偏身体被刺激得更加敏【感,快感被无限放大,陈立农感觉自己就像海里颠簸的船只。
“农农你是水做的吗?我感觉自己是植物,你的水分足以让我在你体内疯狂生长。”
“闭嘴…唔…”
“我是不是要考潜水执照,才不会溺死在你身体里。可是怎么办,我愿意。”
“…喂…啊你轻点!”
“腰上都没肉还嚷嚷着要减肥,我帮你啊。运动又不难,不仅有很多种方式,还有很多种姿势,你觉得呢?”
“我觉得…唔…不OK…嗯…”
“今晚郑重提醒你,坐稳扶好。”
“闭嘴啦烂人!”
作为第一个提前知道Durex下一季金牌文案的人,陈立农表示一点都不荣幸。

(五)
陈立农表示自己的新品调研报告能被表扬真的是必须的事。
别人只是拆开研究,他可是都是身体力行地实验了啊!腰痛为证!
“我拿到奖金啦!今晚请你次饭!”陈立农下班后坐电梯跑到林彦俊的办公室找他。
“本来就是我付出几百亿的牺牲好不好。”林彦俊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笑得好不得意。
“…不请了,吃空气去吧你,再见。”意识到对方什么意思的陈立农翻了一个白眼作势要走,却被林彦俊拉住手,按回怀里交换了一个长长的吻。
就喜欢看陈立农害羞的样子,像兔子一样扑闪的睫毛和红红的耳朵实在太可爱了,百看不厌,激发着无限创作灵感。

那天晚上吃饭时陈立农突然问林彦俊为什么第一次会直接买变形金刚的票。
林彦俊想了想,小孩盯着大黄蜂宣传模型的眼神出卖了一切,他知道陈立农一定会看。
就算自己今天不陪他看的话陈立农之后也会自己去看。
但是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不希望放陈立农和别人去看电影。
“那如果我扫一眼菜单,你能猜出我最想点的是哪道菜吗?”林彦俊反问他。
“会啊,你看最久的那道。”这个时候陈立农已经相信他们96频道的默契。
“对啊,我喜欢一个东西或者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一直看着他。”
林彦俊用菜单挡住下半张脸,好看的眸子直直地看着陈立农。
“…干嘛啦。”(脸红)
“在看我的菜啊。”
“烂梗…好冷哦”(忍不住笑开)
今天的陈立农依然被土味情话击中心脏,一点长进都没有。

晚上两个人散步回家时林彦俊突然抓起陈立农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
“其实…我认得出你喜欢一样事物时的眼神,因为我住在里面。
谢谢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

骚话是工作,情话是为你。



END

考前凌晨发文真的不评论表扬下我吗QUQ

评论

热度(1553)